視頻網站讓內容生產方賺得盆滿缽滿,自己卻陷入全行業長期虧損的境地。
  這樣的行業現狀,也讓一些希望進軍視頻行業的大公司望而卻步。華誼兄弟副總裁胡明就曾表示,華誼不會收購視頻網站,因為這個行業的前景還“看不清楚”。
  也有人看到了機會。
  9月17日,在藝恩第五屆中國文娛產業年會上,愛奇藝CEO龔宇分析,好萊塢六大娛樂集團之所以能獲得良好的利潤,是因為在電影、電視、主題公園等方面形成了協同效應。在這個協同效應當中,利潤來源最大的是有線電視網。而在中國,有線電視網區域分割,也並沒有充分市場化,這恰恰給視頻網站帶來了機會。
  “現在省錢以後就沒機會掙錢”
  “優土不是不能盈利,少買幾部劇,少投入一點,很快就能實現盈利了。”一位視頻行業分析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:“但現在不投入,就會被競爭對手反超,從而喪失未來。”
  摩根士丹利的一份研報說得更加直白:“優土的問題在於,它承受的來自更大競爭對手比如騰訊和百度的競爭壓力太大,因此不得不持續增加開支來保持其領先地位。”
  這個行業里其他玩家,愛奇藝、騰訊視頻、搜狐視頻等等均未實現盈利。
  “愛奇藝不想省錢。”9月17日,在藝恩年會上,愛奇藝CEO龔宇表示:“現在省錢,市場規模小了,以後想掙錢都沒機會了。現在視頻行業還是投入期。”
  激烈競爭帶來“天價內容”
  近年來,綜藝節目、影視劇版權的“水漲船高”,是導致視頻行業全行業虧損最大原因。對於優土等視頻網站來說,內容成本通常占到公司應收的40%以上。
  2008年,《金婚》、《士兵突擊》的網絡版權售價3000元一集;而如今,電視劇單集價格已經上漲到了200萬元一集。最近,薑文新片《一步之遙》將電影的互聯網版權價格刷新至3000萬元的新高。
  比影視劇價格更高的,是綜藝節目。
  2014年,愛奇藝最重要的一筆投入,是斥資2億拿下湖南衛視的《爸爸去哪兒》第二季、《快樂大本營》等5檔節目的版權;騰訊視頻則為了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三季花了2.5億元。
  “這種情況看起來對視頻網站不利,對內容生產方有利,但由於內容和渠道未能形成協同效益,註定不會持久。”龔宇說。
  目前,各大視頻網站已全面進軍內容製作,在降低內容採購成本的同時,還能進行廣告植入、欄目冠名等,增加收入來源。
  但這並不能解決問題。一位分析師表示,視頻網站需要大量的流量,自製內容再多,占比也一定是少部分,大多數內容還是要靠購買。
  無法省下的寬帶成本
  視頻網站的另一項重要成本是寬帶成本。這項成本的占比一般在20%左右,並且很難降低。據瞭解,中國的CDN價格是美國的8-10倍,這也是中國互聯網公司激烈競爭的結果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無論是內容成本,還是寬帶成本,都無法通過規模的增長而攤薄。
  在越來越高的成本之外,視頻網站還必須忍受營收構成單一之苦。以優土為例,在Q2公司營收中超過95%都來自品牌廣告。同行業的其他幾家公司,也面臨著類似的難題。
  不斷有新參與者涌入
  在當下的競爭格局中,優土、愛奇藝、騰訊視頻均處於第一陣營。此外,樂視網、搜狐視頻、PPTV、迅雷等公司也虎視眈眈。
  “國內視頻行業的集中度還是不夠。”上海一家券商的賣方分析師告訴新京報記者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視頻網站殊死拼殺的同時,這個行業還不斷有新的參與者加入。
  今年8月,湖南衛視提出,向芒果TV投入10億元,重金打造互聯網平臺上的周播劇。
  省級衛視殺入視頻網站的“紅海”,給競爭激烈的視頻行業又增添了更多的變數。
  尋找新的盈利模式
  今年8月,愛奇藝與華策影視成立合資公司,致力於自製劇、綜藝節目的製作。有評價說,“愛奇藝終於學會省錢了。”
  在近日的一次演講中,龔宇表示:“省錢是原因之一,但不是最終的目的,我們更希望能有一種協同效應。”
  龔宇分析了迪斯尼的收入構成——電影業務影響力最大,但在利潤中占6%,而廣播電視利潤占比超60%。“迪斯尼的協同效應,是通過有線電視網絡來實現的。同一個IP(知識產權),在不同的渠道多次變現。”
  龔宇認為,在中國,有線電視網區域分割,也沒有充分市場化,這恰恰給視頻網站帶來了機會。
  優土的看法與龔宇相近。在優土對於影業公司的定位中,相當強調線上與線下的協同,希望一個故事在電影、電視、手機等多個屏幕多次銷售。此外,優土還希望發展視頻與電商的結合。愛奇藝也在相關電影預告片的旁邊,加上了電影票銷售的模塊。
  龔宇表示,“把同一個內容IP不同的表現形式聚集起來,再通過互聯網跟其他的服務連接,讓他們之間產生協同效應,對於未來來講是最大的機遇。”
  □新京報記者鄭道森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視頻網站在“天價內容”下掙扎)
創作者介紹

抓漏

lr46lrxy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